张育梅‖山城行!我想到了广东,对比重庆,有什么不同

2019-11-08 19:15:17 来源:互联网

专栏:文鹏

重庆外国人日(散文)

喝一壶热茶

听几首小曲

无数熙熙攘攘的人类事务

巴蜀梨园戏中的戏曲

长江、长城、黄山和黄河在我心中有一千磅重。在重庆的第一站,我来到了长江索道,为了看一看长江两岸的钢铁森林。缆车在河上缓缓行驶,高楼从地面升起。说它是一片钢铁森林并不算过分。从设计到建筑,从装饰到装饰,重庆建筑者的独创性随处可见。它密集有序,有强烈的等级感。它站在大河的两岸保卫母亲河。长江日夜灌溉森林,使重庆的发展永葆生机。当我迷迷糊糊的时候,缆车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当我站在河边,再次看着对岸的建筑时,我对自己说,城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这些看似随随便便出现的建筑,是否体现了一代又一代重庆人建设城市、为生活尽一切努力的无畏精神。这是座山城。这是一座有山有路的山城。作为一个拥有高层建筑的大城市,它离不开重庆人民的智慧和努力。我拿起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我不能剥夺我内心的智慧。重庆繁荣的记忆有可能被带走。重庆市的建筑让我再次明白,要发展,即使是最小的地方和陌生的地形也能使它成为一幅画,这幅画的壮丽与祖国的生日是一样的。

国庆节期间,我的第二个孩子建议我去解放碑,沿着重庆的街道漫步。我想知道参加这个盛大节日的人都在哪里。然而,我看到人们聚集在街角的解放碑下,抬头看大屏幕上的国庆阅兵。果然,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开。今天,老年人和年轻人都仰望祖国的荣耀,为祖国鼓掌。

抬头看着解放碑,我搬到了重庆的另一个建筑奇迹,看到地铁穿过墙壁。这是重庆交通二号线李子坝站,也是中国第一座与商住楼共建的跨座式单轨高架车站。它建于2004年3月。看到这种建筑,我想到的是广东建筑设计研究院的设计师。他们在办公桌前工作几天几夜来设计一幅画是正常的。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拥有各种辉煌的建筑和独特的艺术作品。今天的地铁站与商业和住宅建筑和谐共存,体现了许多设计师和他们的年轻人日夜颠倒的心血。我突然非常想知道这座建筑在重庆的房价。经过地铁的楼上楼下的居民有什么样的生活计划?地铁占据了这栋大楼的六至八层,它一步一步地走下楼梯。我不禁觉得自己被打扰了。车站与商住楼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使用。采用“站桥分离”的结构。火车站桥和商住楼分别设置结构支撑体系,有效解决两者的传力和振动问题。这不是在家里门口设置地铁,而是邀请地铁回家,这是对这样的设计和这样的建筑的一种恭维。

在这里,我必须提到一个地方,那就是地铁下一层的巴渝旧闻厅。这里陈列着许多发黄的报纸,它们保存了巴渝开放港口60年来的伟大记录。现在有多少普罗迪离开家几年了,回来时感到奇怪和害怕他们的家人?现在有多少年轻人通过网络浏览杂乱的信息和不均衡的内容找不到真实的历史?博物馆位于人们经过的地铁站的底层,这样游客们就不再不熟悉这座城市的过去生活,昨天和今天游客们也不会离开他们的家。我不得不钦佩重庆对历史的尊重和它在传播文化方面的艰苦努力。

据说重庆火锅闻名世界,我来这里的时候不会吃。然而,我非常小心地选择了鸳鸯火锅,不管它卷在上面时有多诱人。重庆人的霸气和广东人的温柔开始在我心里斗争,很多人都不到一个大锅,辣椒卷在波波凸汤面上不好。在广东,我早些时候捞出了辣椒,但我不能在这里做,因为那是我吃的东西!牛肉,牛肉,牛肉很好吃。在麻辣汤里,让它在我眼前来回滚动,然后扔进我的嘴里。辣味够浓,肉又嫩又鲜又滑。真正让我大开眼界的不是这个,而是我点了莴苣头和山药。这两个盘子被切成大块钻石形状。我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们。我在玩火锅,不是炖。它什么时候会把我打倒?不管怎样,把它们都放进去,卷十到二十分钟以上。我觉得它应该成熟了。我把它捡起来送到嘴里。天啊,这是重庆姐姐的体温。外面柔软,里面酥脆,外面温和,里面热。在饮食文化方面,让你慢慢了解四川的变脸文化。

早上,我去散步。下午,我在磁器口发现了一个美丽的梨园,在那里我成了一个去看歌剧的人。一壶茶,坐在底部,翘着二郎腿,准备鼓掌。里面纯粹的优雅与外面的喧嚣形成鲜明对比。序曲是琵琶独奏,演奏着著名的曲调,自然悦耳,就像把大大小小的珍珠倒入一盘玉中。突然,玩家用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左眼,可能是化妆品影响了她,但是一系列的动作让我感到莫名其妙的苦恼,看起来更像是我被冤枉后正在擦眼泪。想想古代人叫他们宋吉,那是一种生存手段,不是那么优雅的叫做艺术。只是,此刻他们不是为了生存吗?然而,只有一个艺术要求。音乐绕着横梁播放。我还没有从沉思中恢复过来。主持人已经告诉我们下一个节目是“梨园美丽”。停顿了一会儿,我眼前一亮。三位花旦演员的一个平展微笑传达了川剧的灵魂。这是我几个月前看的地方歌剧的天与地的距离。一个接一个的好游戏,“手影游戏”似乎是专门为在场的几个孩子表演的。每一个动作的出现都会引起孩子们的笑声和尖叫,无声的故事和观众的笑声。不知道的人认为这是观众表演的一出戏。在我看来,孩子是剧中的主角。据说戏剧《川剧变脸》是最后一出戏。即使它在我眼前不停地摇摆,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它们是红脸和黑脸。据说这是古人设计的一种吓唬野生动物的方法。当我前面的演员最后一次变脸时,他变回了脸。观众的尴尬和歉意,我们可以看到演员在戏剧中表演意味着什么。我们都在演戏,但他们更清楚“玩乐就是生活,生活就是玩乐”的真正含义。即便如此,剧院仍然受到雷鸣般的掌声。给演员和他们自己的生活一个积极的方面!

(文鹏是一个以散文为基础的共享平台,向全世界的中国人开放,供作者和读者向前推进。它的“作家”专栏征集全国各地的优秀贡献。外国的贡献,无论出版与否,都可以采用。编辑部门奖励100元,因为当月阅读了6500次。请投票赞成每份草案。提交邮箱:2469239598@qq.com,不到1600字。请注明非合同作者的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完整的银行账户名称和账号。)

◆中山日报集团新媒体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张鹏

◆第三次审判:魏丽君

◆来源:《中山日报》

江西快3 幸运农场投注 江西快3投注 河北11选5投注



上一篇:共和国不会忘记丨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于敏:为祖国强盛奉献一生

下一篇:黄金价格今天多少一克及走势分析(2019年9月24日)

(编辑: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