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组织吁海洋垃圾所涉品牌企业减塑,专家:不能靠企业自律

2019-11-07 21:00:16 来源:互联网

海滩上的垃圾里藏着多少“品牌”?

2018年,来自上海仁都海洋公益发展中心(以下简称“仁都海洋”)的志愿者从中国海岸线上的24个海滩收集了71197件垃圾,大部分是不可回收的塑料垃圾,其中2504件可以认定为“品牌”,涉及数百个品牌。其中,221件垃圾涉及康师傅,数量排名第一,其次是娃哈哈、怡保、农富山泉、可口可乐、统一、伊利、王旺、景甜、蒙牛等品牌。

以上数据来自仁都海洋最近发布的《2018年海滩垃圾品牌监测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发布后,七个环保组织公开倡导呼吁监测结果中确定的海洋垃圾相关品牌企业采取塑料减排行动。

仁都海洋创始人刘永龙9月26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沙滩垃圾产生的主要责任在于消费者,但从解决问题的角度来看,呼吁企业行动可能更有效。

《澎湃新闻》联系了康师傅、娃哈哈、伊利、蒙牛等多家公司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可口可乐的公关人员在9月26日回应激增的消息称,该公司去年提出了“可持续包装的全球愿景”。到2025年,可口可乐的系统将在全球范围内使用100%可回收的包装材料。

“对企业的直接吸引力是建立在希望他们能够‘自律’的基础上的,但‘自律’有时没有效果——尤其是当它只通过少数大型企业来实现时。”清华大学环境研究所副所长姜建国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承认,“塑料控制和塑料减排”必须从政府和法律层面实施。

沙滩垃圾涉及数百个品牌,其中零食和饮料占大多数。

仁都海洋自2007年开始关注海滩垃圾问题,启动了“保护海岸线——科研监测”项目,建立国家海滩垃圾监测网络。刘永龙介绍说,2018年4月仁都海洋发布了第一份海洋废弃物品牌监测报告,其中包括2016年9月至2017年12月的数据。今年9月21日发布的第二份报告属于2018年监测数据。对比表明,两年的监测结果相似。

据报道,2018年,仁都海洋选择了中国沿海的24个海滩作为监测点,从天津和烟台一直向南到广西北海。志愿者们避免了大量的旅游活动和商业海滩,并定期用卫生设备进行清洁,以准确反映漂浮垃圾的组成。

在这些海滩上,志愿者全年监测了71,197件垃圾,其中大多数很难识别品牌。仅鉴定出2504件,占总数的3.51%。最终,共记录了627个品牌,其中近一半是零食,其次是饮料、日用品和其他品牌。

在上述所有品牌中,康师傅涉及的垃圾最多,有221件,其次是娃哈哈和易宝,分别有149件和145件。在前10名中,还有农富山泉、可口可乐、统一、伊利、王旺、景甜和蒙牛等品牌。据志愿者统计,大多数被认定为品牌的垃圾是塑料饮料瓶和塑料包装。

“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次性包装已经被消费者认可,并且是制造商的常见选择。”根据该报告,这也反映出,如果消费者和企业改善消费习惯、材料选择和产品设计,少用塑料,拒绝“用完就扔掉”和“回到清洁的海洋不远”。

值得注意的是,志愿者在一些监测点发现了“一些外国品牌的垃圾”,包括浮标、饮料包和日用品包,或者随着洋流和潮汐漂流到中国海滩。仁都海洋认为这是一个“警告”:海洋垃圾已经成为一个国际性甚至全球性的环境问题。

"主要负责人是消费者,寻找企业或更有效的."

9月23日,仁都海洋(Rendu Ocean)的《报告》即将发布,一些环保组织,如“行动起来摆脱塑料捆绑”等,公开提议呼吁监测结果中确定的海洋废弃物品牌企业采取塑料减排行动,包括积极公布具体可行的塑料减排计划,回收低价值塑料包装,投资开发可重复使用包装或新产品交付模式等。

“突破塑料界限行动”负责人郑雪在谈到向相关企业进行“宣传”的初衷时表示,海滩垃圾是消费者乱扔垃圾或管理不善造成的。这是大多数企业的说法,但在环保组织看来,仁都海洋收集的大部分垃圾是不可回收的。

根据上述报告,所监测的海滩废物中,近80%是不可回收的塑料废物,如塑料袋、塑料薄膜和破碎的泡沫塑料。郑雪认为,在源头设计时,企业应该考虑到所选材料在整个生命周期中的环境影响,例如产品消费后的“包装”问题。

刘永龙同意这一点。“谁是造成垃圾失控的主要责任人?答案很清楚,那就是消费者。”他说,“但是从解决垃圾问题的角度来看,找到谁更容易、更有效呢?也许这是一个企业。”

在刘永龙看来,企业可以做很多事情。例如,在原材料的选择和产品的设计上,企业可以做出有效的反应来减少塑料的使用,即使垃圾分散在环境中,也不会造成更大的环境污染。在销售环节,可以建立包装材料回收系统。

“再往下,就是做好‘消费者教育’,比如产品包装、广告,是否有相关提示,是否足够明显——这些相对简单的事情,企业是否做得很好?”刘永龙说,即使是“自发去海滩捡垃圾”也行,至少是作为一种行为。

环保界和企业界对垃圾品牌监测报告有不同的态度。

大多数参与环保组织“呼吁”的企业尚未做出明确回应。“挣脱塑料捆绑的行动”在其微博上发布了一些相关品牌的官方账户,但没有收到对方的回复。"困难在于我们无法得到积极的回应。"郑雪坦率地说。

刘永龙认为,环保界和企业界对“品牌监测报告”的态度截然不同。"另一方可能会觉得这份报告有敌意。"刘永龙提到,在第一次撰写报告的过程中,仁都海阳与榜单前十名品牌之一进行了“非正式交流”,期望双方在品牌监控的基础上共同行动,但另一方提出“终止品牌监控是合作的基础”。

“他们的反应非常激烈,甚至有点生气。这属于他的“职责行为”,我能理解,但这不是我所期望的反馈在某些场合,刘永龙也会得到一些积极的回应:“经过坦诚的交流,一些企业会宣布自己的立场,一起做些事情。”

澎湃新闻最近联系了名单上的几个品牌。该企业的一些公关人员在收到采访信息后表示,他们将“稍后(或明天)回复”,第二天将“仍不回复”。

9月29日上午,澎湃新闻联系了康师傅。该公司总机服务人员表示,他无法对此事发表评论,并将把记者的联系信息分别转给快餐和饮料集团的品牌公关部门。截至新闻稿发布之时,汹涌澎湃的消息尚未得到对方的任何回应。

目前,只有可口可乐的公关人员对这一激增的消息做出了积极回应,称他们已经关注相关报道。该品牌在可持续包装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就,生产了一些再生塑料产品,并向公众推广了循环经济的理念。

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可口可乐公司提出了“世界无浪费”的愿景。其目标包括:到2025年,可口可乐系统将在全球范围内100%使用可回收包装材料;到2030年,公司将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产品包装的同等回收和再利用。

“在中国,可口可乐正在与政府、环保组织、社区和商业伙伴沟通和合作,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可持续包装解决方案。”可口可乐的公关人员说。

根据郑雪的观察,目前有“主要是国际企业”在塑料减排方面采取行动,而国内企业对此却鲜有明确表态。“国际公司将制定一些减少塑料生产的计划。该计划最终将如何实施仍有待观察。”郑雪说。

专家:“塑料控制”不仅要依靠企业自律,还必须强制执行

“(环保组织)直接要求企业自律,但自律有时行不通。目前,只有少数大型企业做到了这一点(塑料减排),但收效甚微。”9月28日,清华大学环境研究所教授姜建国在接受澎湃新闻(Surging News)采访时表示,环保组织“从“监控沙滩垃圾品牌开始可能会有一些问题。

姜建国表示,公益组织统计的品牌垃圾仅占海滩垃圾的一小部分,而“大部分垃圾无法溯源”。据介绍,日常生活中常用的塑料有两种,一种是硬塑料,如瓶子,另一种是软塑料,如塑料袋、塑料薄膜和农业用塑料薄膜。不同的塑料有不同程度的危害、价值和回收方式。"

“塑料控制和塑料减少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必须从政府和法律层面强制执行,以减少塑料的使用。”例如,他说十多年前,国家发布了一项“塑料限制令”。多年来,电子商务平台发展迅速,外卖和快递已经进入日常生活,塑料产品使用更加频繁。

《经济观察报》今年6月报道,数据显示,仅在2017年,国内快递就使用了约80亿个塑料袋,三大快递平台每天使用的订单超过2000万个。如果每个订单只使用一个塑料袋,每年使用的塑料袋数量将超过70亿个。专家认为,“塑料限制令”的执行效果低于预期,因为“替代产品较少,塑料限制范围较小,监管较少,配套政策不足”。

“当务之急是加紧努力限制超薄塑料产品的生产,如塑料袋和塑料薄膜。”姜建国认为这类产品容易破碎,没有回收价值,但市场需求很大,“小作坊”可以生产,政府很难监管。“对于电子商务平台,不仅要有标准,还要有惩罚措施,这样依赖它们的企业才会感到痛苦。”

汹涌的新闻指出,除了国家“塑料限制令”,已经有地方在探索“全面禁止塑料令”。今年5月,海南省生态环境厅发布了《海南经济特区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条例(征求意见稿)》,征求公众意见。两个月后,该法案草案再次提交给公众征求意见,进展相当迅速。海南、吉林和河南濮阳的南乐县以前也有类似的运动。

除了政府和法律层面的“硬性规定”,姜建国建议加快替代产品的研发。“塑料便宜、结实、轻便,而且有许多优点。由于环境保护,生命不能恢复原状。什么将取代它?这是非常困难的。”姜建国提到一些生物降解技术目前很流行,但还不够成熟。普通塑料产品在环境中降解不好,但加入生物催化剂或其他添加剂后,它们会变成塑料颗粒,不能完全生物降解,危害更大

处理海滩垃圾多年的刘永龙承认,要实施“塑料控制和减少塑料排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我们这些跳进河里游泳的人来说,只有一个位置,那就是继续游泳,将来可能会有变化。”

快3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彩快三 香港彩购买



上一篇:皇马彻底的觉醒了!扎球王斩获西甲生涯首球,4球坐稳榜首的宝座

下一篇:青岛茶叶将产生12条地方标准 提升整体知名度

(编辑: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