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必读」赵丽宏:我是中国人

2019-11-06 08:32:13 来源:互联网

引自微信平台阅读行动

三十四年前,我第一次出国。

那天下午,在墨西哥城,当我们的几位中国作家进入特奥蒂瓦坎古城时,周围几乎没有人。黄昏时,穿过古城的大道延伸到远处。最后是太阳金字塔,一座古老而壮观的塔。这里已经吸引了无数外国人的注意。当我们沿着这条大街走的时候,一群穿着红色和绿色衣服的欧洲游客突然从一座古庙的废墟后面走了出来。他们经过时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我们。快到金字塔时,已经是黄昏了,远处塔影的轮廓模糊不清,几乎与深紫色的天空融为一体。一位黑发黄皮肤的男性游客看到我们,微笑着迎接我们。他的表情有点激动。他用英语问我们从哪里来,似乎期望我们成为他的“故乡”。

“我们是中国人。”我大声回答。

首先他很沮丧,然后他看起来很失望,匆忙挥了挥手...

当我离开特奥蒂瓦坎时,我的耳朵里总是回响着那个问题。

这种问题当时在国外似乎很熟悉。在美国,在飞越墨西哥湾的美国飞机上,在墨西哥吸引外国游客的许多名胜,那些美国人、欧洲人,甚至墨西哥当地人见面时都会问这个问题。我不记得我重复了多少次,“我是中国人”

冷静下来想想,这也是有原因的:当时,在黑头发和黄皮肤的人群中,很少有中国人穿着运动鞋,带着相机,兴高采烈地四处飞。那时,能出国旅游的中国人很少。难怪外国人感到惊讶。

在国外,我喜欢逛书店,希望能在外国书架上找到翻译成外语的中文书籍,但结果大多令人失望。当时,在墨西哥城最大的书店,我搜遍了所有的书架,只看到一本小而薄的书《道德经》,翻译成西班牙文。

当与外国作家交流时,你也可以感觉到中国作家对外国文学的了解比外国人对中国文学的了解要多得多。外国作家可能知道老子和孔子,李白和杜甫,但他们对中国现当代文学,甚至鲁迅和巴金都知之甚少。

我第一次出国时,也来到了美国。在旧金山,我曾经拜访过一位老华侨。他客厅里最显眼的地方是一座中国青花瓷坛。每天,他都会触摸瓷坛。他说:“摸摸它,我的心就放心了。”我觉得奇怪。老华侨打开瓷罐的盖子,看见里面有一把黄泥。“这是我家乡的土壤。六十年前,我带着它来到美国。看到它,我想起了我的家乡,田野,河流,人们,我是中国人。当我晚上做梦的时候,我会回到我的家乡,看我熟悉的房子和树,听鸡飞狗跳,喜鹊在屋顶上不停地叫……”当老人说这些话时,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装满家乡泥土的瓷坛,眼里含着晶莹的泪水。这一幕感动了我。我理解老人对地球的爱。有了家乡的土壤,即使我周游世界,我的家乡也不会在我的记忆中消失。老华侨告诉我,在过去,当他住在国外时,他的感觉很复杂。他想念家乡,为旧中国的贫困和软弱感到难过。当你说你是中国人时,你有复杂的感情,往往苦多于甜。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当说“我是中国人”时,我感到僵硬和自信。中国是一个苏醒的巨人,大步向前。当时,中国的改革开放很快就开始了,但巨人的脚步已经开始震撼世界。

然而,那时出国看世界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似乎是一件遥远的事情。老华侨曾经说过,“我不知道我家乡的人离开这个国家有多难。我什么时候可以在家接待我家乡的人?”

那次回家后,我在这样一篇文章中感叹道:

“‘我是中国人!“远离祖国,我说了一遍又一遍。将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像我一样出国,自豪而自信地和各种各样的外国人交谈。中国人能够也应该到达人类能够到达的所有地方。我相信有一天,当“我是中国人”的声音在远离中国的地方回响时,那些蓝色、棕色和灰色的眼睛将不再闪烁和惊奇

2001年夏天,他访问了澳大利亚。那是一个夏夜。来自不同国家的游客聚集在维多利亚菲利普岛上的海滩上,目的相同:观看企鹅着陆。每天晚上,都有大量企鹅从这里上岸。这在澳大利亚是一个奇迹。坐在混凝土制成的梯子形架子上,看着大海在夜晚被雪和波浪翻腾,大海和天空在漆黑的距离里交织在一起。坐着等的时候,听你周围的人说话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来到这里的人中,有些人会说英语和法语,而他们最常用的语言是汉语。还有各种不同的汉语、普通话、粤语、闽南、东北、四川和苏北。我还听到两个老人说上海话...在远离乡村数千英里的海滩上,我听到了如此丰富多彩的话语。很难说他们有多棒和友好。那时,我记得16年前我访问墨西哥时,没有人相信我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当时我参观了玛雅古迹。时代变了。十六年后,坐在南太平洋的海岸上,你会遇见这么多中国人!

2012年秋,我访问了荷兰,并有机会参观了画家弗米尔的故乡代尔夫特。这是一个古老的欧洲城镇。在一条废弃的街上,我走进了一家书店,在那里我觉得很难看到中国文学。出乎意料的是,书店入口处最显眼的地方是展示莫言的英文小说。鲜红的封面像小山一样堆积起来。许多荷兰人站在山坡上静静地看书。在外国书店看到中国书籍并不罕见。

2018年夏天,在遥远的智利,我走进了大诗人聂鲁达在布莱克岛的故居。迎接我的智利诗人微笑着用中文说:“你好!欢迎!”聂鲁达故居博物馆在这里为我举行了朗诵会,以出版我在智利出版的西班牙语诗集。在聂鲁达曾经热情歌唱的海边,人们用西班牙语和汉语背诵我的诗。这真是一个梦幻般的场景。

不久前,我和莫言一起去了阿尔及利亚。在首都阿尔及尔,我们走进一家面向街道的法国书店。在耀眼的书架上,我们看到许多中国当代文学作品被翻译成法语。莫言发现了两本翻译成法语的小说。离开书店时,店主可能认出了莫言,喊道:“莫言!中国!”

如果时光倒流70年,谁会想到这个看似广阔而神秘的世界会如此靠近中国?在国外,几乎没有机会介绍自己是中国人,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没有必要多说。然而,在我心中,这五个字让我比以前更加自豪:“我是中国人!”

(摘自2019年第9期《散文海外版》,原载于2019年7月3日《人民日报》)

北京快三



上一篇:港警发双语声明驳斥黄之锋

下一篇:李强走访看望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于漪、秦怡,代表市委市政府表示

(编辑:匿名)